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灯刀】梦蝶

*纯属虚构故事。OOC,慎。

*一发短短的摸鱼。忽然就想写这样一个故事了。




妖刀姬坐在安倍宅的庭院里。血色长刀横放在膝头,束着黑色高马尾的和风美人静静坐在廊下,灿烂的金色瞳孔注视着院中那棵古樱。

夜已深,万籁俱寂。一轮幽月高悬中天,洒落的清辉照亮如云霞般盛放的樱花。

安倍晴明与源博雅早已去居室中栖息,他们手下大大小小的式神也皆散去。这庭院被夜色拂去白日的热闹喜意,终是显出了清幽雅致的氛围。

那热闹不属于少言寡语的付丧神,这寂静却独独属于她。

她并不知晓自己此刻为何不眠观花。她只是觉得很美。美的东西总有记忆的价值。

刀刃上曾沾染多少肮脏血腥和虚无荣耀,是无法留在付丧神过于漫长又过分空白的记忆里的。在安倍晴明手上作为刀而挥舞的日子里,或许她能够在日后记起的,只有这一树早樱。

 

有什么乘月而来。

那是一只幽蓝色的蝴蝶。仿佛散发着青色磷光的美艳双翼,向着她款款飞去。

 

那单薄的梦在月色下扇动双翅,在她的注视中停在她的鬓角。微微震动的柔软触感不时掠过面颊,像是谁留下的轻吻。

 

醉人月色牵起那深蓝紫色的衣角,蹁跹的蝴蝶勾勒出幽梦般虚幻的美貌,撒落的月光倾泻出银色的长发。

穿着夜色般华美振袖的少女坐在古樱的枝杈上,苍白肤色泛出幽蓝的光芒。那光芒与手中所提的灯火颜色如此相似,以致于不得不教人怀疑她是那盏灯所化的妖物。

她笑吟吟地低头,看向抱剑的女子:“初次见面,我是青行灯。”

说着,她微微俯首,玉葱般纤长手指拂下肩头几瓣落花。

“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一个,少女与刀的故事。”

 

少女是如此喜爱着故事。她喜欢讲故事,喜欢听故事,也喜欢收集故事。

于是第一眼看到那柄刀时,她便出声惊呼,怎么也无法抑制自己喜爱的心情。

“这一看便是有着漫长历史的刀。它的身上一定承载了许多故事。”少女这样说道。她的手小心翼翼抚摸着粗糙的刀鞘。

这是自然的。皇室的私藏里从不稀缺珍品,正如天子并不稀缺妃子美丽的笑容。但出于对少女的尊敬与珍爱,年轻的天子几乎有些不知轻重地将那柄传说中的神器交到了新婚妻子的手中。

不过是一柄刀。他想着。

不过是一柄刀。即使再传得神乎其神,它也只不过是一柄破旧到不敢让人拔出的刀而已。

但少女并不那么认为。她从听过的传说里找到它的出处,便固执地认为刀里寄宿着沉睡的神明。

她每天对着刀讲述一个故事。

这件事她从不间断。讲到第十天时便有侍女暗含恐惧地劝诫,说是古人传说讲出一百个故事后会发生很可怕的事。但她却充耳不闻,继续她的行为。在丈夫的默许下,她能够偷偷地持有这把刀很短的一段时间。她对劝诫的侍女们这样说道:“刀上的神明也是会寂寞的。若我能用我浅薄的见识来消解一丝百年的难捱寂寞,便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少女的院子里种着一株八重樱。每到早春之季,总是会开出很好看的花朵。

她喜欢抱着那柄刀,坐在院子里观花,并在这风吹雪的雅景里,用温柔如拂面春风的声音为刀里寄宿的神明讲述一个故事。

从世间百态到神明妖物,只要是她知晓的,她便无所不说。她还告诉刀花绽开的秘密,风带来的讯息,湮没在时间洪流里的传奇是如何在口耳相传中面目全非。

她将自己的一切都虔诚地倾诉给它。

但刀依旧是安静的。它一直是那副古旧而冰冷的模样,毫无生气,就像是真正的死物。

少女却不那么认为。她笑着说:

“不在意我的僭越而默然不语地倾听,这也是神明独有的温柔了吧。”

 

但她讲述了整个世界,却对自己绝口不提。她是个古怪的女子,相信着神明的寂寞而施舍温柔,却对自身的寂寞听之任之。

刀只用沉默陪伴她。她便用故事与笑容来回馈这份可贵的陪伴。

 

或许,寂寞在故事中也会发酵吧。但或许,在柔风吹拂下,也会开出纯白的花朵。

 

时间一天天过去,故事一天天增多。

第一百天。少女终于对着刀吐露了自己的过往。

“说真的,这是一个非常无趣的故事。谢谢你愿意倾听,神明大人。”

出生名门的少女并不快乐。母亲早逝,风流成性的父亲对她几近不闻不问,陪着她在一方小院里长大的,就只有看着她出生的年老仆从。在他人的眼中,她是一个安静到古怪的女孩,没有郁郁寡欢的情绪,也不懂得何为欢喜。

年老的仆从担心她,于是从某一天开始,她每天为她讲述一个故事。听着外界的奇闻异事,渐渐的,她平静至死寂的眼中也有了光彩,逐渐对身处的世界产生了好奇的情绪。

故事不曾间断。第九十九天的夜晚,少女听完了关于武士斩妖的故事,仍未满足,缠着年老的仆从再讲述一个故事。她那双平日干枯的双眸中散发出的渴望光彩是如此地打动人的心灵——老仆怅怅叹息一声,为她又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关于远古神明手中之刀的故事。

 

第一百天的清晨,少女再也没有见过年老的仆从。

她的卧房里空空如也,人也不知所踪。有侍女惊恐地传说道,昨日子夜,有人看见一团青色的磷火飘荡在庭院里,最后化为蝴蝶飞向月亮。

 

这便是故事的最后了。

 

“故事好听么?”青行灯问道。

妖刀姬没有回答。她金色的眼瞳里无悲无喜,面上也是一派不变的淡漠,却因为那从幽梦中走出的似曾相识的美丽面孔而悄然感受到一点心悸。

“……你是谁?”

她终于问道。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泛起几圈波澜,好似被搅乱的湖泊。

而蓝紫色的少女却不答。她的身影渐渐虚化,像是一个结束的梦,消融在如水的月色里。

“这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

她这般说道,浮着轻薄笑意的声音也渐渐在妖刀姬耳畔逝去。

那只停在女子的鬓角的蝴蝶终是振翅,飞离这片亘古不变的月色。

 

不必挂怀。

妖刀姬听见遥远到泛黄的记忆里有谁这样温柔地说着,声音陌生又熟悉,隐约伴着蝴蝶在耳畔振翅的微响。

于是她闭上了眼睛,宁静地倾听这夜里繁花飘落的声息。落满樱色的夜晚里,有流风柔软地抚过她的长发与面颊,送去一个温柔到飘忽的亲吻。



FIN.


一个无趣的故事。谢谢观看。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