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胜出】命定之人 (大纲篇)(FATE AU)

*写个大纲设定,放一放。小英雄因为没补漫画,写起来挺虚的,先码个设定吧。

*不一定会产出。如果有人愿意写这个设定我就坐等吃粮了……只是抒发一下脑洞。脑子里洞太多其实是不好的。产出不过来啊。

 


FATE设定的胜出。双胜出,一对大一对小,一对英灵一对御主。平行世界线的交错。

 

人设篇:

 

绿谷出久:平民出身,一代魔术师(家里祖上没有人成为魔术师),魔术资质很差,却喜欢潜心研究魔术相关的知识,理论储备相当饱满,在年轻魔术师中算是博闻广识的一位。考入时钟塔之前得到传奇魔术师欧尔麦特的衣钵传承,拥有了他通过特殊途径(非家族传承而是师徒传承)积攒下来的海量魔术回路,因而在考试中以极优异的成绩被分入A班,被许多著名的魔术师以及各科君主教导(时钟塔设定根据雄英高中有所改动)。因为心中强烈的愿望被圣杯选为御主之一。

虽然是通过正常的途径召唤,不知为何却召唤出了职阶为Berserker的英灵。总觉得自己的英灵有种特别的熟悉感,却因为大部分时间无法和他交流而处于情报不足的境地。觉得自己的英灵特别厉害,不仅能打还样样全能(家务相关),不能说话、战斗起来又十分暴戾(他觉得这应该是狂化EX导致的,毕竟并非谁都和小胜一样天生有一副臭脾气),但是一点也不像理性蒸发的狂战士,感觉有一颗冷静又温柔的心呢。

最擅长的魔术是强化系的,继承欧尔麦特的魔术回路后对五大元素魔法也得心应手,当然了最擅长的还是风系和理论实验。

很想改善和青梅竹马爆豪胜己的关系,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梦想是能够力所能及地拯救他人,成为英雄一样的人物,而实现这个愿望的最好前提是成为一位了不起的魔术师。

 

 

 

爆豪胜己:天赋奇佳的天才少年魔术师。根源是火,相当擅长攻击力极强的火系魔术。历史比较悠久的魔术世家出身,但并非那种庞然大物的千年世家,而是中型的家族。从小和绿谷出久一起长大,能力远胜于天生废柴的他,却不知为何对他有很强的危机感与胜利欲。脾气很差,看起来一点就爆非常可怕,有种暴君的气息,在寻常魔术师中算是受人拥戴,但是在精英云集的A班人缘并不是很好。对绿谷出久非常在意,这种在意贯穿了他至今为止的人生——这对青梅竹马一直把对方当做追逐的目标,对方身上有自己因为天性使然而一直缺失之物。因为强烈的愿望被圣杯选为御主之一。

想要召唤对他言听计从又拥有强大战力的狂战士,却在加入了狂化咒语之后召唤出了职阶为Caster的英灵。这位英灵虽然算是听话,但可以说是和他想要的狂战士完全相反的英灵,脆皮只能打远程(小胜对这个职阶先入为主的印象),自己又拥有足够的智谋,魔术造诣远胜于当代魔术师,十分不好控制。对自己的从者一直保持警惕的心态,对他兜帽和斗篷下的容颜也没有好奇心。在发现自己的英灵竟然还挺擅长近战时惊呆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逐渐放下警惕,真实地感受到了英灵掩藏在温柔与强大下的固执与笨拙,愈发觉得这个家伙带给人一种令人不爽的熟悉感。

一心一意想要赢得圣杯战争,不是为了其他,只为了胜利的愿望。

 

 

Caster:被爆豪胜己以狂化咒语召唤出来的英灵,职阶意外的是魔术师。中等身材,从身形和声音勉强可以看出是男性,全身被深黑色的兜帽斗篷裹着,让人难以窥视其真容。爆豪胜己曾在巧合下看见过他线条柔和却肤色苍白的下巴以及兜帽中漏出的几缕海藻绿色的长发。露出的苍白手掌上伤痕累累。全身似乎布满了奇怪的深色图腾,乍一看有着很深的宗教意味,但是据英灵本人陈述“本来身上是没有这个奇怪的东西的,可能是你使用狂化咒语却召唤出了职阶不符的我所留下的副作用”。有在独自一人思考问题时碎碎念的习惯。似乎是出于习惯性地在某些方面欺瞒自己的御主,但“出发点都是为你更快更好地取得胜利”。

战斗方式一开始很单一。见到狂战士后似乎就忌惮着什么,基本上不露面,只进行远程攻击和战术设计,数次成功算计了其他御主。偶然因为局势所迫而出现在众人面前之后意料之中地被狂战士集火了。

魔力很强大,面板数据也很优秀。近战方面的能力作为法师来说相当出色。宝具是“One For All”,发动后部分属性值会暴增,并发动很强大的风系大禁咒Smash。

 

 

Berserker:被绿谷出久以正常流程召唤出来的狂战士。身形高挑而肌肉紧实的青年人,淡金色的头发支棱着,一双猩红的爬行动物般的竖瞳,盯视着人时令人不寒而栗。黑色的轻薄面罩遮住了嘴唇以上的大半张脸,但还是能够轻易地窥见他面部五官深邃而锋利的轮廓。身周有浓郁的黑雾缭绕,让人难以得见其真容。红色的宽大披风,贴身的黑色劲装,古朴而具有蛮荒美感的勾玉装饰让人难以猜测他所生活的年代。全身上下只有小臂部分和脚部装有厚重的铠甲。理性蒸发的狂战士,基本上也不会说话,和出久只用眼神、行动以及只言片语交流,但是听得懂御主的指令。有很强的自主意识,对魔术师的感应很灵敏,战斗直觉惊人,实力是碾压式的强大。对Caster有异常的执著。

本身就是很优秀的英灵,被狂化之后面板数据又提升了一大截,硬实力凌驾于众英灵之上。

宝具“爆炎杀”是很强的火系魔力放出型宝具,巨型炸弹式的对军宝具。

寄托于圣杯的愿望似乎与Caster有所联系。

 

 

 

剧情篇: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青年跪坐在尸山血海上,昔日明亮的眼睛此刻空洞枯槁。他无神地仰视着天空,一滴雨水滑落在他苍白的面颊上,像是滑落的眼泪。

“……对……不起。”

他像是一具了无生气的木偶般独自喃喃着,声音干涩,断断续续。

“都是……我的错。

 

 

——他做了一个梦。

 

火焰的噼啪声和建筑倒塌的响动里,出现了轻微的杂音。

青年敏感地回头。他猩红色的眼瞳里恰好闪过一道熟悉的影子。他的瞳孔霎时收缩了起来。

青年将刚刚救下的孩童丢入哭泣着的中年男女的怀里,再次冲入火海。他听见他焦灼地呼喊着一个名字:“——”

青年不顾火场中会呛入喉咙的滚滚浓烟,只是在满地燃着火焰的废墟中奔跑着,声嘶力竭地反复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别喊了。那个人早就死去了啊,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他忍不住说道。

但是梦里的青年听不见他的话语。他依旧满身灰尘地在火焰里寻找,直至看见了一名被困在倒塌横梁间的陌生少年。那少年在火场里无助地哭泣着,满是灰烬的脸蛋上流下眼泪的模样似曾相识——

青年停下了脚步。他看着眼前的场景,沉默地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世界线的偶然交错,带来两人奇迹般的重逢。

 

 

他们都是因为救人而牺牲的,因此作为被人铭记的英雄而登上了英灵座。

但是他们其中有一个笨蛋希望死后也能够继续帮助他人,于是他抛弃向他伸出手的盖亚,而是与人类的最高意志阿赖耶签订了契约,成为了“守护者”这个系统中特殊的一员。

 

在生前感受到的绝望能以为他人牺牲的觉悟而结尾,那在死后感受到的绝望呢?

只能在失去意义的漫长时间里无休止的蔓延下去,直到世界的另一端,有人重新握住他的手。

 

 

——这死后的绝望,必以爱来结尾。

 

生前的错过,只为了死后的重逢。

 

我知晓,你必是我的命定之人。

 

 

 

 

 

END.

 

 

 

啦啦啦啦预告片完结。

正片在哪里?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喜欢就点个红心吧。热度到了某一个上限我说不定会愿意写费脑的剧情哦。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