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主迷一样的杂食。)

(哪天消失了,可能是去写原创或是看原创了。)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胜出】命定之人 00(FATE AU)(长篇连载)

FATE AU的MHA胜出文。

篇幅大概是中长,正剧向,双胜出。更新频率不定。私设如山。OOC请见谅。

 

Chapter 00 圣杯战争·第零天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始终恪守职责地计时。发出轻微的转动声的指针,正指向凌晨一点左右的刻度。

坐在沙发上的绿藻色短发的少年低着头。他的姿态像是沉思,但脸上露出的神情却泄露了他的神思不属。此时,他仿佛被某个闹铃所忽然唤醒般,惊吓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这件暂时租下的独栋小屋里此刻已满是杂物。插满了五颜六色试剂的试管架、刻画着各种字符的碎石、厚重而古老的书本与羊皮卷……它们满地散落,满满当当地挤占了屋子里本就狭小局促的空间。唯有少年此刻立足之地,被刻意清理出了一块不小的空地——

少年望着空地上已经完成最终绘制的魔法阵,紧张地抿住唇角。

他抬头瞥了眼时钟,开始有点焦躁不安地在沙发前来回踱步。他的步伐有点凌乱,摸着下巴反复思考魔法阵是否还存在纰漏的同时下意识地注意着墙上的时钟。

马上就要到他所计算出的最适召唤时间了。

绿谷出久在心里默念着“放松放松放松”,在分针和时针快要重叠在刻度“十一”上时,终于站定在召唤阵之前。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他如此确认道,并使自己坚信这句话。

以现在的条件而言,已经是最完备的准备成果了。

 

他身体里充沛的魔力缓缓流动着,随着那个时刻的来临逐渐变得活跃,一下下如潮汛般拍打着他尚还脆弱的魔术回路。左手手背上赤色圣痕的色泽似乎也愈发鲜艳起来。

 

九点十六分,圣堂教会所驻扎的冬木教堂。

有着红白两色短发的少年无声地站在十字架前。他的脚尖之前,本不该出现于圣地的异端之阵在阴暗中闪烁出淡淡的微光。

他安静地低首注视手背上的圣痕,左半边脸上的疤痕隐藏在影子里,右半边完好的面容在烛光的照耀下仿佛天使般美好。

 

七点三十四分,某地的地下室里。

灿金发色的少年正哼着歌,放在桌子上的闹钟忽然疯狂地敲响闹铃。他连忙将耳机摘下来,在法阵面前站直了身体,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抄,口中念念有词。

“皇冠……不,王冠……三岔路……应圣杯之召……哎,真难背。不过,为了美丽的小姐姐!”

他再次默背起了拗口而晦涩的咒语。

 

 

远在城市另一个角落的酒店房间。

巨大而明净的玻璃落地窗被深色的窗帘严实地遮掩。穿着黑色无袖背心和宽松长裤的的淡金发色的少年背对着窗户,站在时钟对面,仰头盯视着分针微乎其微的转动。他面前,铺满整个房间的雪白的羊毛地毯被卷起来很大一部分,裸露出地板上绘制完成的召唤阵。

眼见着那一刻就要来临,他低头,牙齿咬住右手黑色露指薄手套的边缘,将它从手上硬生生拉拽下来。

时分针重叠在刻度“十二”的那一瞬间,爆豪胜己右手手背上的红色圣痕亮了起来。

 

 

 

教堂。别墅。酒店。小屋。地下室。

在这一天的不同时刻,诸多隐秘的地点,绘制着复杂魔法阵的地面被灌注魔力,陆续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绿藻发色的少年站在已经绘制好的召唤阵前。他看着那复杂而玄奥的线条,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努力平静心绪。眼前逐渐浮现出手背上鲜艳的红色图案。他伸出左手,手心摊开向下,全身魔力顺着繁多的回路涌向掌中。地上的线条陆续发亮,而乳白色的风自他周身旋起,卷起他白色衬衫的衣角——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淡金发色的少年周身赤红的魔力涌动,仿佛具象化的红莲业火。他微微皱着眉,表情冷淡,猩红色的眼瞳里却盈满了不可忽视的兴奋,这让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狰狞。

他眯着眼,注视着召唤阵上如水般沸腾的魔力,低沉而清晰地念出了召唤的咒言: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其基为银与铁,基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其祖先为吾先师修拜因奥古。”

有着红白发色的少年代执行低声念着。他黑色的神父袍被风卷起下摆,发出烈烈的声响。即使念着与教义相悖的、魔术师召唤英灵的咒文,他的神情仍是冷漠的,仿佛千年不化的坚冰。

 

 

“……天降风来以墙隔之,门开四方尽皆闭之。自王冠而出,欲前往王国之三岔路上循环往复。宣告——”

灿金发色的少年周身电光乍起。他闭着眼睛,认真地背诵着拗口的句子,声音充满激动的渴望与年少的期待。

希望回应我召唤的是一位可爱的小姐——他在心里这样反反复复地默念道。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召唤者。

绿藻发色的少年,栗色长发的少女,淡金发色的少年,灿金发色的少年,红白发色的少年,身披黑袍的青年,红发漫卷的女子……被圣杯所选定的七人。

他们口中念出的召唤词,在时空之外的世界里奇异地重叠在一起。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少年绿藻色的发丝在愈大的狂风中飘扬。他睁开碧色的眼睛,专注凝视着眼前浓郁的白芒,眉目间神情坚毅,稚嫩的声音也染上钢铁般不可动摇的意味。

 

 

“……然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猩红色的瞳孔因为期待之情而微微收缩。少年的唇角勾起古怪的笑容,他一字一句念出了本不应该出现的咒言,眼中尽是胜券在握的笃定。

 

 

他们的声音于冥冥之中重叠在一起,响彻虚空中某位存在的耳畔: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抑制之轮、天平的守护者哟——”

 

圣杯在某处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辉。那光芒是如此神圣而皎洁,以致于完美地掩盖了灾祸的残痕。它的辉光穿透时空,照耀到了遥远的所在之地——

被命运选定之人,顺着这耀目光束,向着过去与未来伸出了双手。

 

 

绿谷出久在腾起的白色烟雾里无力地咳了几声。他捂住嘴巴,感到身体里传来酸软的空虚感。

……魔力几乎被抽空了。

他意识到了这点,不禁皱起眉头,面上神情也显露出了一点讶异。

自他从欧尔麦特那里继承了海量魔术回路后,他的魔力量在同龄人之中可以说是十分雄厚了。

他以为这个仪式不过是一个使英灵降世的媒介,一个只需要走走的过场而已,并不需要耗费很多魔力——

典籍里不是记载身为御主的魔术师只需要提供支持从者的战斗和日常存在的魔力,英灵降世的魔力则全部由圣杯来提供吗?

莫非……是召唤失败了?

难道是他没有用上圣遗物而想要凭借自己的魔力来召唤相性最好的英灵的做法导致的?

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自己对于降灵科相关的内容还不够熟练,本来就是临时抱佛脚的行为却自信地要去挑战高难度,召唤失败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绿藻发色的少年久违的再次慌张起来。为了抑制软弱的心情膨胀,他抱住头,开始独自脑内碎碎念起来:

……不,我不能那么不自信。我现在可是欧尔麦特的亲传弟子!以老师他的实力,指导一个降灵仪式一定是绰绰有余的,我再愚笨也不可能会在这第一步输给别人——

眼前忽然闪过一双赤红如鸽血的瞳孔,里面溶解着赤裸裸的嘲讽与轻视。

他略显扭曲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放弃了继续胡思乱想,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坚定的勇气。他决定遵循实践出真知的真理来行动。我必须做行动派,他想着,一边用空出来的手挥开障目的白烟,一边向法阵的中心方向走出了几步。

浓白雾气在他沉浸于自身思绪的几分钟里已经渐渐散去。随着步履的迈出,绿谷出久隐约窥见了法阵中心一条静默站立着的黑色人影。

他没有冒然靠近,而是停步在法阵边缘,试探性地发出了声音:“请问……你是我的从者吗?”

他小心的问话似乎是成功传递到了那身影的耳畔。英灵垂坠在身后的披风或斗篷微不可查地抖动了一下,在空气中漾出微小的弧度,但他本人依旧沉默不言。

 

没有得到回话,绿谷只能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半遮半掩的白雾终于散去。被遮挡的英灵的身影终是完整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看清的那一瞬间,绿谷出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面前的从者是青年的体态,沙金色的短发支棱着,身材高挑,肌理线条紧实而流畅。他赤裸着上身,下身是贴身的黑色劲装,领上带着厚实白色皮毛的深红色披风垂坠在他身后,小臂、腰间与小腿都装备着银亮而古朴的重铠,充盈蛮荒风情的勾玉耳饰与骨质石质的零碎饰物让人难以猜测他曾经生活的年代。虽然黑色的轻薄面罩遮住了嘴唇以上的大半张脸,但还是能够轻易地窥见他面部五官深邃而锋利的轮廓。

但是让绿谷出久瞠目结舌的都不是这些。英灵的身周缭绕着浓郁的黑雾,像厚重的茧一般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只有一双猩红的爬行动物般的竖瞳安静盯视着他,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意味。

绿谷彻底呆立在原地,一脸不可置信,以致于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这位英灵无论怎么看,职阶都是Berserker,面板上过度优秀的数值也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可问题是——他明明没有在召唤的时候念狂化咒语啊?

没有念狂化咒语,怎么会有狂化EX的英灵出现在他的法阵里呢?

绿谷出久百思不得其解。他呆愣地回视着理论上已经理性蒸发的英灵意味不明的目光,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中。

 



一个小时后,同样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另一个人。

淡金发色的少年铁青着脸赤脚站在羊毛地毯上,无言地注视着出现眼前的英灵,充满不可置信的赤红眼眸里几乎要喷出火苗来。

“……从者Caster,回应你的召唤而来。请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带着浅淡笑意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却又显得过分嘶哑的男性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全身密实裹着黑色兜帽斗篷与黑色长袍的魔术师似有似无地微笑着,向少年伸出了苍白而布满深色图腾的双手。

 

 

TBC.

 




这篇更新频率看热度。热度好我最近就主更这篇,热度一般我就慢更。

还有几个弓枪坑没填完呢。手头上坑真多啊。

 

第一次写胜出,请大家多多担待。


评论(2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