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酒茨】回响 01

*一个只有几发的短连载。YYS出坑纪念作。

*原作背景,茨木失忆梗,双向暗恋。有私设。


【零】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世上之事,虽兀自变化无端,却也自有其准则。若付他以深情,日后终得不忘。

是为序。

 



【一】

茨木童子在一片荒草间醒来。

鼻尖草木的清新气息萦绕,不知名的蓝色花朵吐蕊争艳,一朵恰恰开在他的脸侧,柔软的触感像极了谁发丝的轻拂。他睁开眼睛注视已是傍晚天色的深蓝苍穹,碎银般散在天空上的星辰隐约地闪烁……和他与某人曾见过无数次的夏夜星空并无相异。

——是谁?

他到底曾经和谁做过这样亲密宛若挚友的事——?

茨木感到额头混沌的疼痛更加折磨人了,他不禁皱起了眉,仔细地搜索着记忆。模糊的人影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随即镜花水月般消融,不留一痕,仿若空梦。

似乎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

但他知道不是的。他知道自己已经忘记了一个人。他自醒来的第一刻便试图凭借自己的力量回想起失去的记忆,可惜的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他试了无数次,只换来头脑混沌的疼痛。

妖怪的寿命长达千年,记忆也漫长得像是百妖绘卷。他身为力量强大可称一方妖王的鬼族,虽然因为自身性格的原因不太回想过去的记忆,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记忆力是很强的,堪称毫厘毕现。

连许久以前未曾堕落成鬼之时的记忆,回想起来都清晰如昨日再临——就像他还记得昏迷之前的那段记忆,可是想要寻找的、失去的那个人,已然在他的脑海中了无痕迹了。

一如在那光线昏暗的密林中,穿着白色巫女服的女人双手叠于胸前笑着看他,眉眼弯成月牙似的弧度:“……茨木童子大人,那么,作为约定,您关于那位大人的记忆,我就拿走了。”

他犹记得彼时的自己傲慢的回答:“即使汝取走了关于挚友的记忆,吾也能自行回想起他。这种代价,对吾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啊,阴阳师。”

茨木回忆到这里,一股烦躁之意不禁从心底泛上。

那时的他十分自信,甚至到达了自傲的程度。只因为是同那个人相关的事,所以那么笃定么?

可他到现在也没能回想起来。来自神秘的长生者的咒术,没有那么容易解除的,况且他也不擅长这方面。而且,这是他与人定下契约所付出的代价,也没有道理去胁迫契约者归还记忆。

而且应该是和那人相关的缘故,他连契约内容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所以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无解。

所以,我不该关心这件事了。茨木想,既然尝试没有成功,那么也不需要了。

不过是一段连失去都不惶恐的记忆而已。

——明明是一直孤身一人的啊,我。朋友这种弱小的东西我不需要……所以不会有。没法记起某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罢。

他这样想着,从草丛中坐了起来,准备起身离开。身后被他压倒的草茎有些许断裂,淡绿色的汁液带着芳香染在他披散在身后的雪色长发上。茨木连衣衫上的草屑都不准备拍,自然不在意区区这小事。他也不再自费气力地回想自己之前的目的地——

之前他要去做什么,对现在的他而言,并不是重要的事情。

他随意选了个方向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那不是他曾去向的方向。

 



【二】

酒吞童子坐在枫林里饮酒。

红发的大鬼执着酒葫芦,观赏着眼前宛如火焰般几欲燃烧的、浓郁而鲜妍的绯红,间或喝一口葫芦里盛着的醇烈神酒。他高高束起的红发被穿林的风卷起,那恍若流动鲜血般的赤色在树叶的沙沙声里消去了戾气,也显得如夕霞般有了些许温柔意味。

这是一片很美的枫叶林,红枫再联系上大江山的鬼王,总让人想起传说中被万鬼之王所倾心的绝色女鬼。但酒吞坐着的土地上只铺满了微微卷起的枯叶,并没有散落或参差埋没着森白人骨,空气里除去树叶的清香也并无血肉腐烂的气息——这自然不是鬼女红叶所常驻的那一片红枫林。

可这并不妨碍他在这里自酌。

然而,在酒吞的设想里这原本不会是自酌的。他已经在这里喝了半个白天加一个晚上的酒,看了一次日落一次日出,可是他等待的酒友还没有到来。他放在手边的酌满的骨瓷酒盏分毫未动,清冽甘美的酒液上伶仃漂浮着一片红叶。

这无疑是异常之事。

谁敢对酒吞童子的邀请视若无睹呢?

况且考虑到他所邀请的酒友的人选,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请的是最熟悉的酒友,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被茨木童子爽约?

听起来很可笑。大江山方圆百里哪只妖不知晓鬼王酒吞和鬼将茨木是极亲密的挚友?即使大部分时间看起来像是茨木对酒吞单方面的“亲密”,可酒吞对此也是默许的,从此不难猜出两位大鬼之间极好的私交。

然而这几近于不可能的极小概率事件竟然真的于此间发生了。

酒吞喝着酒,虽然脸上神情不太看得出来,但紧锁的眉头还是泄露出了一点他内心的焦虑。

茨木大概是被什么棘手的事情所绊住了。

这是他先前的想法,也是最可能的猜测。茨木最是守约,从第一次邀他饮酒开始就从未缺席,甚至连迟到的情况也基本没有。但在已然过去了一昼夜的如今,这个想法不得不动摇了。

有什么棘手之事,能困住实力与立于妖族顶峰的他在伯仲之间的大鬼几乎一天一夜,甚至没有闲暇传递消息过来?茨木当年被渡边纲砍下一条手臂时都没有那么狼狈逼仄的时候。

现在只剩下两种可能。一,茨木遇到了相当可怕的麻烦。二,茨木不想来。

这其中的每一种可能对于酒吞来说都不太美妙。

红发鬼王眉间的褶皱不自觉又深了一分。他平日散漫的神态不知何时已一扫而空,这难得的严肃神情在他本就英俊得张狂的脸上显出了不怒而威的强大气势。

他生平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思索茨木的下落。对于沉醉于酒精、妄图以此来治愈情伤的酒吞来说,这或许是唯一能使他暂时忘记失意近况的契机。

红发的大妖陷入沉思,心下不知为何弥漫出隐约而陌生的不安。一刻后,他才忽的回神,不自觉地维持着那副蹙眉神情一口饮尽杯中酒液,将咧着森森利齿的葫芦重新背回身后,起身向着枫林外走去。

身为酒鬼,他必须问清酒友爽约的缘由。他想,本应对酌之时却只得一人独饮,没有比这更为扫兴的事了。

 


TBC.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