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主迷一样的杂食。)

(哪天消失了,可能是去写原创或是看原创了。)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FATE】脑内妄想小剧场 01

*写着玩玩。奶一口村正实装!

*大概无CP。


IF世界01 如果士郎的Saber变成了千子村正

 

01.

卫宫士郎跌坐在昏暗仓库的地上。身周布满杂物,眼前不远处的门被冲击力打开,明净月光倾泻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上,有尘埃在光束里缓慢地浮动。

但少年知晓,门外的月色里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一杆猩红色的魔枪。曾经洞穿他的心脏,染满滚烫鲜血的鲜红魔枪。

他握紧手里被蹩脚的强化魔术所勉强加持过的纸筒,心下清楚自己抵挡不住蓝衣枪兵的攻击。

太强了,而且杀人不眨眼!那个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

“我怎么能被你这样的家伙杀死呢!”

吼出这句话的瞬间,少年忘却了眼前的危机与生死,在枪兵的凌厉杀气面前只剩下满满的不甘。手背上鲜红的令咒被决意所点亮,仓库地面上绘制的召唤阵散发出莹莹蓝光。

“第七位英灵?”

随着库丘林惊疑不定的声音落下,一个被灵子勾勒出的背影在他眼前显现。

似曾相识的赤红色短发,纯白的长披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风扬起。高大精悍的青年立在他身前,手中瞬间具现化出长刀,仅仅一击便有力地将枪兵逼出门外。

可谓救士郎于水火之间。那弧形的刀光,映在士郎眼底,觉出几分月牙般的美来。

卫宫士郎没来得及道谢。

下一刻,在如水宁静的银色月光里,青年转过身来。

卫宫士郎维持跌坐在地上的姿势,呆呆看着他,忘记了言语。

他此后一生,都无法遗忘看清英灵面容的那一刻。

外表纯白内里赤红的长披随着青年转身的动作,在空气里旋出完满的弧度。他背着月光,一双浅琥珀色的瞳孔灼灼发亮,那极度熟悉的眉目间神色冷淡而郑重:

“Saber千子村正,遵从召唤而来。请问,你就是我的御主吗?”

 

02.

“怎么是你?”白发红衣的弓兵钢灰色的瞳孔骤缩。他用干将莫邪交叉在身前,强行格挡住了红发剑士劈来的长刀,失态地吼了出来,“你是谁?难道你是这次的Saber?!”

“没错。老夫就是这次的Saber。”千子村正叹气。他手上用力,逼退了英灵卫宫,自己也后退几步,以便让在场的两位年少御主宽心,“别问我阿尔托莉雅在哪里,Archer,我也不知道。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

青年默默看他,露出一副“就冲这张脸你真的不知道老夫是谁吗”的诡异表情。

红衣弓兵的神情惨不忍睹。他一张脸青红白蓝轮转,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即为现实。阿赖耶……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已经到了每个世界线的我都不放过的程度吗!

还有这个老气横秋的自称……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样啊——

他身后的远坂凛左看看士郎右看看村正,不由自主地喃喃道:“原来卫宫同学二十几岁的时候会长成这个样子吗?”

红衣弓兵注视着挡在一脸茫然的小鬼和小鬼身前与自己对峙的Saber,脸色铁青,额角一跳。

别被肉体年龄迷惑了啊,凛。会用这种自称的家伙,精神绝对是老头子好吗?

这圣杯战争简直没法打了!

如果这家伙也用无限剑制和投影魔术,试问我如何开大去干掉年少的自己?



TBC.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