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碧玉】落凡尘 (原著向捏造/微量R/短篇完结)







零.

张楚岚第一次见张灵玉,就对他上了心。

古人曰月下观美人乃旷古风雅之事确是不假,而张灵玉本人也是个顶顶适合在月色下一赏的美人。雪色长发雪色衣裳,连嘴唇和眼眸的色泽也是淡薄的。他就那样修身立在沐浴其身的凉水似的月光下,夜风拂得他衣袖飘飘,仿佛下一刻就当凭虚御风羽化登仙而去。

可惜的是当时的张楚岚完全被多年压抑的委屈和气愤占据了心神,见到那副没有七情六欲的月下美人图也只是愣上一愣,些微的一丝见到美的事物的心动转瞬而逝,立即被淹没在“被看不起了”的愤怒的海洋里,不见踪影。

说实在的,张灵玉看不起他没什么不对。只一面就可见得,那人的冷情模样就好似一尊端方的白玉美人像,品行自然也如白玉般冰冷无暇,看不惯他到处撒泼的鬼样。

金光咒与雷法的对决,月下美人将他揍得灰头土脸。虽然靠着阳五雷也勉强找回了些场子,但还是宝儿姐拦在身前,才让那人停了手,冷哼一声转头就走,丢下一句勉强承认的话语。

他那时尚还不懂那人心中复杂情绪,只是看着远去的一袭白衣兀自不爽,并不知道日后两人会有怎样的一番纠葛。

 

后来回首往事,张楚岚只能想起四个字:

命数已定。

 

 

壹.

再一次见张灵玉已是在龙虎山上了。

张楚岚被一身懒散目光却仿佛看透一切的王也领着,去往后山天师所在之地,重重人海中,他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老者身侧的张灵玉。

无他,委实是那小师叔太过显眼。不光旁边的女客们暗自嬉笑指指点点着那过分好看的小道长,连远处正在行走的张楚岚也忍不住把目光往他身上投。那一袭不染尘埃的白衣,雪发白肤,眉目清冷俊美,容颜若白玉雕像,唯有额间一点丹砂鲜活,真是醒目过头。

张楚岚回忆起初次见张灵玉那晚,记忆便定格在风吹开云朵、月光照亮他面容那一刻。

人比月光还纯净凉薄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似的高洁,只有眉心那一点艳丽朱砂给他添了一丝活气,把这云端仙人轻轻一点落入滚滚红尘里来。

张楚岚心里一动,心想也是自己上次不太懂事冒犯了,天师府的人现在大都可称为他的家人了,而天师府上下没一个人不喜欢的小师叔张灵玉,自然也是。

——不如厚着脸皮上去打个招呼吧。反正小爷我除了脸皮厚也没啥优点。

然而在那双冰蓝的眼瞳冷冷看向他时,纵是脸皮刀枪不入的张楚岚亦是感到了几分尴尬。他勉强举起手用伪装的热情向那人打了声状似亲密的招呼,而张灵玉不但分毫不应,反而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转身远远离去,将他视若无物。

张楚岚放下手,强行无视了空气中几乎要凝固成实体的尴尬,心想:

上次见他也是这样,这次见他也是这样,对我不理不睬的,怕是这小师叔就是这轻易看不起人的高傲性子。那人一直是天师府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对横空出世想要夺走天师之位的我恐怕是看不爽的,这也不怪他,人之常情。

不过能有这般高傲心气的人,一般都性情单纯。那么,下次,再热脸贴冷屁股试试看?说不定他感受到了我与他缓和关系的诚意,会有所动摇呢。

 

 

在不止一次撞见张灵玉与同代年轻弟子相谈后,张楚岚对自己被屡次无视感到了深深的纳闷。

小师叔不但没有软化的迹象,反而对他更加冷淡了。反观他与他人的交往,温和有度,谦逊有礼,整一个白玉端方的君子,哪里瞧得出来半点对他时连礼数也不讲的冰冷生硬。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对张灵玉的估计是错误的。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类人,持之以恒的手段自然没用。张楚岚发现自己看不透张灵玉。那么,他又如何能够想出解决如今窘境的办法呢?

就连罗天大醮期间,他也在编制策略之余思考着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张楚岚其人,秉性好色重情。他尤其好美人,尤其重他人之情。

张灵玉有无人可及的殊色,又止不住地挑动他自小惯来压制的情感,张楚岚对他整日整夜地思来想去也是情理之中。

小师叔小师叔小师叔……小师叔为什么不愿意理我呢?

他对不相干的人都能笑得那么和煦,即使是礼貌的微笑也显得好看而真情,为什么他对我连挑一挑嘴角也不愿意。即使小师叔是男人,不能喜欢也不能谈恋爱,对我笑一笑也是好的啊,不然真是白瞎了那么一张又漂亮又仙气的脸。

擅自脑内想象了一下张灵玉对着他微笑起来的样子,张楚岚喉结悄悄滚动了一下,正在体内运行周天的炁好像一瞬间变得散乱了。但身下的守宫砂既没有异动,这念头自然也无关欲望,所以张楚岚并未在意。

他只是想着“小师叔什么时候能对我笑一笑啊”“下一次见到他再试着去打个招呼吧”,再次倒在了天师府厢房的床铺上,望望窗外的弯月,闭上眼睡了过去。

 

那时年少,他未曾知晓:惊艳总是孽缘初始。

 

 

叁.

想不通的张楚岚,终于忍不住找上了总跟在张灵玉身后、与他有几面之缘的一胖一瘦的道士。

他询问了这个问题,而知晓几分内幕的瘦道士给了他比较清晰的解答。

——因为嫉妒。

从两个道士口中听来的张灵玉不愿理会他的真相,让张楚岚心里五味杂陈。

他不懂听了张灵玉不是完璧之身这个事实后的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各种不是滋味。一想到那仙人似无情无欲的小师叔早就被不知道哪里的女人骗上床破了身,他就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悲凉,忍不住各种意义上地泪流满面。

……而且他还因为这个原因并不能修炼阳五雷所以讨厌我了哎。

完全颠倒过来了。明明应该是我这种一无所有的辣鸡屌丝去嫉妒小师叔那种高富帅,可他却反过来嫉妒我是个处男?

说实话,有点伤人。

想到这里,张楚岚不禁哀愁地叹了口气。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浮气躁,怎么也想不出和师爷的得意弟子张灵玉修复关系的有效方法,索性挥挥手拂去脑海里小师叔和不知名的女人相拥以及其他很多再不敢深想的画面,被子一蒙头强迫自己陷入沉眠。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一个活色生香的,销.魂之梦。

 

肆.

那是张楚岚平生一次做春.梦。

说来可笑,他虽有幻想过和真正喜欢他的女孩双宿双飞,可那主要也只是感情上的渴求,真说起来,肉.欲层面的渴望是有,但怎样也不会胜过缺失半生的情感。多年身负守宫砂,他已经习惯于在睡前压抑下心中诸多杂念,即使正常男人该有的知识和需求他都有,但法术和心理上的双重压抑使他没有像任何一位正常的同龄男孩般做过一次春.梦,清心寡欲到不像平日里油嘴滑舌东想西想的他。

可能是他睡前不够静心过于浮躁的缘故,那一夜变成了命定般的例外。

 

他做春.梦了。

 

他在一片虚幻里误入了迷.情千万的桃花源,陷入了缠.绵.温.热的温柔乡。

他梦见有位白衣美人坐在他的腿上,衣衫半.褪,随着他的动作喘.息.摇.晃。披散的银色长发随着汗液黏.连在他.光裸的肩背上,露出的耳尖绯.红似晚霞。梦里的张楚岚撩开那头雪白的发丝,轻轻在那被染上艳.色的后颈印下一个吻,那人便侧过脸来看他,冰蓝的眸子迷.蒙,启唇沙.哑地唤道:

张楚岚。

 

他被下.体剧烈的疼痛所惊醒。满头大汗地捂着守宫砂忍耐因为妄念而起的痛苦时,张楚岚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质疑梦里另一位主角的身份,而是晕乎乎地想道:

他从未这般叫过我的名字啊……除了初次见面之时。

 

 

伍.

张楚岚平生头一次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关于张灵玉这个人,他有很多,真真正正是琢磨不透。不像冯宝宝的因为时间而埋葬的过去,张灵玉与他年龄相仿,又是那么清澈见底的一个人,本不该成为张楚岚心头的谜团。

可他偏偏就在那里了。还拂不去掸不掉,就那样实实在在地在他心头上生了根。

张楚岚迷惑着自己对于他的真正想法是如何的。

难道,会是……爱情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躲在僻静无人角落的张楚岚差点把手里的香烟捏断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直男!正正经经货真价实的直男!

而且就算是个同,怎么可能喜欢上只见过几次还对自己明显不屑一顾的人。他又不是M。

想到这里,他败犬似地蹲下来,心累又有点心疼地把折在指间的香烟捋捋直,放弃考虑这件完全想不通的事。张楚岚摸摸裤兜,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凝视着明灭的火光,心想:

年龄相似只有几面之缘的小师叔竟然出现在春.梦里,怎么想都是他身心发育不健全的错误。

思及此,他不禁陷入了隐隐透着心虚的沉默。

 

 

陆.

所幸接下来接连发生的事件让他无暇去思虑这件小事。

面见老天师,与陆瑾和田师爷对话,与十佬中的几位周旋,费劲心思履行罗天大醮制胜计划等等接踵而来的事情占据了他所有的头脑也耗光了所有的精力。

好在早早炼成人精的徐三徐四看出了他因为琐事而日渐堆积的疲惫,怂恿他和冯宝宝一起参加龙虎山上的参赛者举办的篝火晚会。张楚岚面对众同龄人热情的邀约本来是有点无措以及不情愿的,本想着先口头上答应了之后随口找个借口爽约也不迟,可惜到了活动时间却像小算盘暴露似的被徐三徐四半强迫地架去了活动地点。

他们穿过树海,前往后山。

夜色下的森林郁郁葱葱,晚风拂过,树叶如海潮般涌动,发出沙沙声响。在偌大后山中,只有一处空地因为架起的篝火而远远散发出暖色的微光。年轻的男女聚集一处,围着火焰三三两两成群,各自谈笑,手中酒瓶和易拉罐碰撞的声响清脆而嘈杂。

在跃动的金红火焰和鼎沸人声的映照下,连龙虎山的月色都不显得冷清了。

张楚岚走进来时,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与诸葛青相对闲谈的张灵玉。小师叔还是老样子,一身白色高功道袍,银白色的长发仿若月光倾泻,眉心朱砂殷红如血。他的侧脸被篝火的暖光所映衬着,唇角微微勾着一丝笑,一身与聚会不太合称的清冷气质也如今夜的月色般变得温柔起来。

没想到,他也会来。

还以为他不会参加这种玩乐性质的聚会呢。毕竟小师叔看着就年少老成,要是在俗世里必然是那种自觉在家学习不会应邀参加party的乖乖学霸。

张楚岚被胖龙拉去他的小圈子里笑谈时还在出神地想着这件事。那个人,那副场景,牵引了他所有的心神。他无法让自己不去在意他。他在插科打诨的间隙不受控制地偷偷去瞟坐在火堆旁的白衣道人,在数眼后忽然惊醒,强迫自己收回注意力,开始疯狂灌酒,企图获得清醒,或是哀悼自己逝去的直男生涯。

张楚岚在这个晚上绝望地发现一个事实:

到底是因为什么连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的确是喜欢上张灵玉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张灵玉与人谈论的,也是关于他的话题。银发的小师叔知晓自己对张楚岚的恶感纯属迁怒,毫无理由,正在他人的三言两语下确定了要去道歉的决心,抬头一看发现被道歉对象正跃上大青石扯下裤子发酒疯,偏偏围观之人人山人海一个个又目不转睛,不由得黑了脸,捏扁手中易拉罐,愤愤而去。

道歉个什么啊!

这不知羞耻不成体统的混蛋,尽会丢我们天师府的脸!

 

 

很多年后张楚岚无意中得知罗天大醮篝火晚会的那天晚上他因为喝高了月下遛鸟而错过了和小师叔和解的良机,差点没悔得捶胸顿足,心想就那一次错过简直把追到小师叔的难度硬生生提到了地狱级别,真是罪过罪过,运气不佳。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张楚岚在睡梦中辗转反侧,脑子中反复转着的就那么几个念头,大逆不道,却又切合情欲:

 

他想和小师叔在一起。

 

他想做他眉心那点朱砂痣。

 

他想做他人生中最深刻的伤痕,最忘不了的那点红,让那白玉的仙人落入凡尘的罪魁祸首。

 

 

柒.

不去谈心里那点梦幻泡影般的儿女情长,张楚岚一路破关斩将,终于挺进罗天大醮决赛。

与他对战的,正是他这些天来心心念念的小师叔张灵玉。

这场比赛,张楚岚没有让别人等他。他早早到了场中,凝神静气,闭目调息,对周围观众“不摇碧莲”的咒骂声充耳不闻,只是专心致志地调整状态,等着他的小师叔到场。

一袭白衣缓步从黑暗通道的尽头走来。

张楚岚若有所感,起身迎接。风沙吹过场中,那人发梢与衣袂飘扬,仙风道骨,一如初见。

 

那次是张楚岚第一次见识水脏雷。墨色染上雪白衣角,攀爬雪白面庞,张灵玉端丽面容上神情似哭似笑,唇角弯起弧度几近自厌自嘲。

张楚岚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带着难言的疼痛鼓动。他初时以为那是阴五雷的炁和快节奏战斗的影响,到后来才迟钝地意识到,那是心疼的感受。

 

“对不起!其实一直以来最糟糕的人是我!”

 

真是太坦诚了,小师叔。

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控制不住地为你难过。

……真是陷进去了啊。

 

张楚岚低着头颅,额发落下遮住他的神色,显露的只有默然无言。但阴影中他的双眸清亮,手心清澈灼热的雷光霎时迸发,他冲了上去,微青的白芒如刀刃,锐利地划破了几近遮蔽天幕的黑暗。

被雷光所照亮的面容上,是少年洒然一笑。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道歉啊。……你这家伙,以后要油滑一点,听见没有?”

笨蛋。

 

 

捌.

 

他以为落在凡尘中羡艳云端仙人的是他。

他却没有想到,被他羡艳的那人啊,也陷在阴暗浑浊的沼泽里,努力伸出手,想要不那么讨厌自我,也想要不那么羡慕他,更渴望抓住天际那一抹灼灼光芒。

 

 

 

玖.

首次拥有与张灵玉谈心的余裕,是在罗天大醮及其后续事件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

张楚岚即将偕同徐家兄弟与冯宝宝回到公司,这将是他在龙虎山住宿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躺在榻上,望着窗外清冷月色思虑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终是难以成眠,索性起身披衣,出门信步漫游,走着走着,便不知不觉到了后山。

后山树海无边,被晚风倏忽拂过的叶子挤挤挨挨地蹭在一起,发出沙沙声响,宛如窃窃私语。张楚岚举头望着树梢上那一轮满月,想起某个人,不自觉地略微失神。

下一刻,他略有所觉,转脸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好家伙,他刚刚心心念念的某个人,正巧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恰巧之事?

但世事有时便是如此恰巧。说是蓄意也好,说是缘分也罢,总之,在这片月色下,有一个白衣的仙人从他的念想里走了出来,月下明净如玉轮的清俊面容和眉心那一点丹砂都鲜活如生人……不,不如说,这本就是生人。

张灵玉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夜风牵起他的衣袂,满头千山暮雪似的烦恼丝也被月光所辉映。他的发梢衣角带着夜露的湿润气息,冰蓝眼眸望见他的那转瞬即逝的惊讶也不曾被张楚岚所错过。

张楚岚定定望着他,怔愣一瞬,才开口唤道:“小师叔。”

“张楚岚。”张灵玉望着他的模样,语气里尚有几分讶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是夜里散步观赏月色云云。张楚岚心里的答案排好了几列,无厘头的活跃气氛的话语不假思索都能蹦出几箩筐,但此时此刻,望着张灵玉,他一个字都不想吐露出来。

夜风吹过,树海沙沙。一片薄云从圆月上飘过,又被微风吹离。

张楚岚眼中的银发道人昏暗的容颜重新被如雪月光照亮,眉目宛然,白衣如云。额上一点朱砂,殷红似他心头血,数百尘念在这一刻纷沓至来。

张楚岚知道。

那句话不该说出来。

但是不说,他将后悔一生,被尘念萦绕梦中,沉沦欲海,不得解脱。

 

月色正美。人也正好。为何不说?

于是他鼓起了勇气。没有思索没有措辞,脑子一片空白,眼里满满地只装着那个人。

 

“小师叔,我喜欢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他深深望进那双充斥着惊愕的眼瞳里。他看见倒映在里面的自己露出了一个再真诚不过的微笑。唇角弯弯,眼角弯弯,依稀是眼角眉梢少年心事,春风十里,月色一寸。

 

用多长时间都无所谓。我等得起。

我会一直与你并肩而行,直到你答应我的那一刻。

 

——张灵玉,我愿意做那个让你落入凡尘的人。

 

 

END.

 

 

 

 

 

 

 

 

 

后言:

是开放式结局没错。

写的是如果张楚岚对张灵玉一见钟情后可能的心路历程。不得不说这个告白时机的确好,乘着他在小师叔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之际告白,不愧是知道“当下最需要什么最该放弃什么”的男人不摇碧莲。之后就是他的漫漫追求之路了。祝他最终能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之后是激情废话,有兴趣的同学看我安利没兴趣的请跳,谢谢配合。

 

 

乘着寒假时间补完了《一人之下》。因为是米二叔的漫画改编的,所以无论如何也想去看看。

果然就跟当年追《九九八十一》时似的,上了瘾,一下就把一季半看完了,还犹不满足,去腾讯翻漫画——当然,也有为了写这篇文的原因,因为小师叔和楚岚的重头对手戏在决战嘛。

听说诸葛青和王也很火啊,于是我着重观察那两只。

老青一出场——靠,那眯眼一笑,和九九里的丞相诸葛亮太像了,不愧是那只老狐狸的后人。再看王也。王也的人设倒是新颖,不错不错,也总可以。

由此可见一人之下的配角质量依旧相当高,是米二老师的风格。但还有一点没变——我又萌上了男主x男二的配对!这果然也是米二叔的风格没错吧!!!!!嗯,比起当年的九九,好像含蓄了一点没有那么露骨,什么周瑜带着记忆生生世世守护主公孙策啊、诸葛亮和司马懿玩了几千年的囚禁play什么的啊,我一点都不知道,嗯。

话说,回到一人,本来以为会被推入也青坑,但我最有感觉的CP竟然是张楚岚x张灵玉。当然,绝对不仅仅因为我的本命CV杰大。碧莲真的好牛掰,他这个隐忍冷静凶狠的人设苏过头了,平时又贱萌贱萌的,重情重义,少年气很强,智商操守也始终在线,很喜欢啊。而小师叔,颜值这么高又一袭白衣白月光经典设定,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超仙的高岭之花类型的,结果后面一看,他对张楚岚也的确是高岭之花,但本人却完全是个纯洁正直过头的好孩子嘛,心性温柔纯善,有时候甚至有点天然呆萌的可爱,对张楚岚那些嫉妒的想法也大可归为人之常情。从决战可以看出,他是很羡慕张楚岚能够使用堂堂正正的阳五雷的,甚至认为张楚岚是想象中的“完美的自己”,但他不知道张楚岚也很羡慕他持身至正又有亲人陪伴不用压抑的成长。

互相憧憬的两个人,有着对方远不能及的东西,可以说是镜像般的设定。这么一看非常有CP感,尤其是在张楚岚对宝儿姐的感情不能称之为爱情而夏禾成为张灵玉一生的后悔的现阶段。他们对于对方都是相当特殊的存在,明明表面上很讨厌对方却又有暗地里的互相在意。

这么一想有点可爱,这两个家伙。我就是扛不住双箭头过于明显的配对,所以,产粮!

虽然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就是了。碧莲这个家伙的心思非常难琢磨啊。

 

 

腐向CP我一般都是吃互攻的,毕竟男人嘛,真要在一起哪有一方一辈子都在下面的,毕竟两房都有感情也都是男人。不过必然会有一方偏向。我的偏向就是碧玉。张楚岚重欲小师叔淡欲,再加上他们的性情我认为是小师叔比较符合承受方,他们的性格在我的眼里一个像阳五雷一个像阴五雷,在恋爱上必然也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小师叔太纯洁正经了不会去主动,真要在一起了也是会不动声色地宠着张楚岚,任由他乱来的。

再加上这篇是张楚岚视角,肯定会是碧玉啦。

 

觉得好吃的朋友们就提前谢谢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啦。

 

废话了那么多,还暗戳戳安利了九九,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17)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