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旧剑梅林】湖边倒影 (完)

*全篇血腥描写与旧剑Alter。慎。



【旧剑梅林】湖边倒影

 

 

梅林跨过大理石地砖上横七横八的断臂残肢,羊皮软底的短靴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脏污。他浑然不顾,只是一边脚步轻快地走着,一边快乐地哼着旋律甜软的小调。

他面上的神情几乎是惬意的,微微眯着眼睛仰着头唇角还带笑,明明是个身量颇长且年岁颇长的男人了,还带着一身稚童似的空白又斑斓的天真。

他一边迈步,一边拢了拢耳边垂落的绚烂虹色长发。柔软微卷的发梢在指尖卷了卷,绕到耳后,视野便明晰了。走到酒店顶层的露天泳池边,他便突兀地停了脚步,哼着的意大利小调儿也中断了。

他梦魇般的深紫色眼瞳蓦然睁大,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好似看见了冰淇淋车的小孩。

他终于看见了令他最感兴趣的事物。那东西吸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让他变得专一而专注了。

 

梅林的目光所及之处,亚瑟·潘德拉贡正从游泳池里爬上来。

他一手撑着泳池边的栏杆,一手捋起自己额前的金发,露出比平日更加雪白的英俊面孔和一双截然不同的暗金竖瞳,面上神情冷漠得近乎残虐。那姿态危险却优雅,仿若大型鳞甲动物上岸栖息,优美肌体半裸半露,在池边随意一靠,便显现出难言的性感意味。

血水顺着他的发梢与面颊流淌下来,汇入了早被池水浸湿成淡红的白色衬衫。他抬手扯了扯黑色的领带,那潮湿的纤细布料便顺服地松开了,不再以微薄之力束缚龙裔的脖颈。

以仁慈高贵称道的英格兰教父,身后的泳池早已变成了一池血海。水面上漂浮着令人作呕的断手肉屑,没有一具那怕是比一块完整一点的尸体,宛若被什么未知的生物嚼碎了,整个儿看上去像是大型猛兽掠食结束后的现场,惨不忍睹。

但梅林显然不那么认为。半梦魇对于人类史没有同理心的,毕竟他们属于不同的族群。非要说的话,人类的精神算是他的食粮,失去生命的肉体,在他看来自然没有半点值得关注的价值所在。

他只是笑眯眯地冲着靠在池边的男人吹了个轻佻的口哨,音色纤柔俏皮,在空气中七弯八扭地庆贺一场难得的邂逅——

“你又出现了啊,我亲爱的阿尔托里斯。”

“34个人,26个来自罗马,6个来自阿尔斯特,还有两个是兰斯洛特的手下。”亚瑟没去管男人纯属多余的问候,撑住池沿,从池子里爬上来,湿漉漉地走向淋浴间的方向。他一手把领带完全扯开丢到地上,一边报着袭击者的来处,声音冷凝如冰。说完,他顿了顿,面不改色地将身上脏污的衬衣脱下甩到地上,回望虹发的青年,微微蹙眉,似乎有点不满:

“梅林,不论何时,我就是我。”

梅林对于他的否认不置可否,只是状似无奈地耸耸肩:“看吧,他会叫我老师,你却从来不肯叫。”

亚瑟依旧皱着眉扭头看他,神色执拗:“你不应该把我和他分开来看。我们本就是一个人。”

“是的,你们迟早会成为一个人。不过我亲爱的学生只是还没准备好完全接纳你罢了。”

梅林挑眉一笑,看起来没有把他的话全然放在心上。男人眼角眉梢都带着柔软又戏谑的笑,深紫的瞳孔中却是一片冰冷的朦胧。微妙的不协调。

亚瑟注意到了这一点,本来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他皱着眉,有些游移不定。龙心在他的胸膛了激烈地搏动着,泵出一浪又一浪强大的力量——这力量蔓延在他的血液中,让那承载着生命的液体也滚烫灼热起来。他刚刚经过一场搏斗,急需用冷水冷静冷静,让另一面的自我回转,来妥善地处理后续。

可是,梅林的样子有点不对劲。

亚瑟终究还是下了决定。他退回梅林身边,深深凝视着他。梅林坐在泳池边缘,百无聊赖地晃着腿,血水在他的小腿边惊险地晃荡,差0.01米沾上他的靴底。

亚瑟蹲下身,平视着那双深紫色的瞳孔。更加清晰了,仿佛水汽被拂去了一般,那眼底露出一面干净冰冷的玻璃。

“你的感情储备快要用完了,梅林。”他笃定地道。

虹色长发的半梦魇只是可有可无地嗯了声,依旧维持着扭头的姿势,拿那双无机质的冰冷瞳孔瞅着他。那双眼睛竟然比亚瑟暗金色的龙瞳还要冰凉——

亚瑟叹息了一声。他换了个姿势,单膝跪地,倾身吻上了那两瓣冰冷的唇。

 

 

 

END.

 

到这里想写的这个场景是写完了。旧剑Alter与快要失去能够模仿的感情的梅林。

背景是原著半架空黑道AU式的背景,同弓枪文《秘密情人》。亚瑟是卡梅洛的首领,英格兰的教父,梅林依旧是他的老师。

 

亚瑟为什么要吻梅林呢?因为想让梅林从他那里获得足够的感情。之后梅林的反应,从冷淡到贪婪的反应,我就不过多赘述了,请自行想象。

 

一个小小的脑洞。填完了。

Over。

评论(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