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K】【周宗】久别重逢 Chapter 00 死亡即新生


攻略完学园K的脑洞产物。周宗+伏八,也许有夜伊,轻微草淡。
本篇尊哥室长死后穿越到学园K故事里的脑洞。
很多梗都是游戏里有的哟~
游戏女主木野花沙耶出没,沙耶走的是十束线哟。
高中尊礼,双重生。
楼主学生党,更新不定,最晚大概一月一更,看时间。
此文首发百度周宗吧。

学园K设定:
超苇中学园:占地几近整个学园岛的学校,其实像是一座城市。是一贯制教育学校,从幼儿园到就业全方面支援学生。在岛内已构成经济圈。是惟一一个可接纳异能者,也就是能力者的学校。校长是三轮一言。
木野花沙耶:《学园K》女主,极其稀有的权外者(即生来就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拥有并不确定并不稳定的能力,因此被校长三轮一言邀请转校到超苇中学园就读高二。在以前的学校因为不稳定的异能被普通人疏远。
特殊社团:超苇中学园特有的社团,一共有七个。在游戏里出现的有白银部,青部与赤部。是由异能者组成的社团,一定要获得部长的认可才能加入。加入后可获得特殊能力,广受学生欢迎。
赤部:现任部长为高三年级周防尊。活动室是酒吧吠舞罗。以火焰为特殊能力的社团。着装主色调为黑或赤。不会对普通学生出手,是校内首屈一指的不良集团。
青部:现任部长为高三年级宗像礼司。活动室非常大(就是本篇S4的总部)。学霸等精英分子集结之地,有不少是风纪委员和学生会干部。佩刀。着装主色调为白或青。
白银部:现任部长为高二年级伊佐那社。活动室是伊佐那社的寝室。拥有飞船天堂号。
学生会办公室:学生组织。室长为宗像礼司。
风纪委员会:负责纠正校风校纪。委员长由伏见猿比古担任。
教师:安娜是语文老师,是赤部的顾问。淡岛是数学老师,是青部的顾问。克罗蒂亚·威斯曼是物理老师,是白银部顾问。

其他,以后若有需要再补。设定就不多在文里赘述了。






久别重逢
Chapter 00 死亡即新生
命运似乎从不给我选择。而我自己也不会有其他选择。
死亡又如何,无非终焉。
生命消散,而灵魂与记忆永在世间。
亡即新生,而因果终要偿还。
——题记
宗像礼司在死去的那一刻仰头看着天空。
视野所及一片灰蒙蒙的阴霾,天空是柔和却压抑的灰,有片片雪花轻盈地飘落,一如几年前他亲手弑王的那个冬日,地上有厚实却松软的积雪,在这一刻也该渲染了刺目又温暖的红。
但他并不想低头去看似曾相识的场景。见过一次已经够了。
利剑穿胸而过,他意外地选择了与那个人相似的死法。
这一幕,他在成王之时就已预想千遍,所以冷静一如平日,脸色淡然,没有丝毫变化。
他明白所有,肩负起王的命运之时已注定破灭,不论是燃烧的赤或冷凝的青,都逃不过这注定的命运。
可他在几年前并没有做到如今日般完美。失却冷静,只余不甘与悲伤。
于是他又想起几年前那最后一刻。
周防尊毫不犹豫地杀死了伊佐那社,连弑了白银与无色二王。
红发的男人站在腾起的烟尘中,周身爆裂出象征着力量极度不稳定的红色电弧,头顶的王剑破裂到可以说是凄惨的模样。
他抬了头注视着宗像,眼里有释然,也是无声的催促。
天狼星早已出鞘,宗像看着站在雪地里的红发男人,握紧了剑柄却迟迟不动,举刀似乎都让他觉得困难。
“可以阻止的吧。早一些可以的吧。”喃喃的低语,透着不甘心与深切的悲伤。
眼镜早已不见了,宗像礼司注视着红发男人张开双臂仰头看向上空,赤之王剑终于失却了最后一点光泽,从高远的苍穹云霄之上直坠而下。
然后天狼星在王剑完全坠下之前将红发男人穿胸而过。
两个王相对而立的雪地之上,浸染了刺目又温暖的红。
宗像礼司在那个瞬间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情绪,侧脸上殊无表情。而周防尊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安然而满足地微笑,带着些微的悲伤与歉意,费力地把手搭在立于身前的宗像的肩膀上,将头埋在他的耳边,形成了一个近乎拥抱的亲密姿势,低声在他耳边说出对氏族的告别。
所有的尽在不言中。他在宗像耳边低声说出的话,只是对氏族的告别。
也许还有其他的东西吧?
那个带着死亡意味的濒死拥抱里,宗像礼司似乎感受到了很多,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
他对他说了一些话,然后埋在他肩头死去。
之后他一个人带着染血的天狼星离开,将那个人留在身后,
呼啸的风雪中,宗像礼司一步步安而稳地走着,面无表情,眼神坚定。
他直视着前方因他的回归而欢呼庆幸的青之氏族,表情没有变,只是坚毅地抿着唇角。
宗像从怀中摸出眼镜戴上,一身孤寂地走出风雪,修长白净的手指上,染满了那个人赤色的血。
远处的夜空,红色的流星雨飞舞在夜空里,回荡着的是赤之氏族流着泪的呐喊。
从此只剩下青之王一个人在时间中行走的背影,大义昭昭于日月,却再也没有那个与他并肩的人。而有些只有那个人能理解的东西,就此埋葬在黑暗与白雪中,也再不会现于人前。

从此他的生活里缺失了一些似乎微不足道的东西,但看似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s4的工作依旧很忙碌。
可在偶尔空下来的时间里,宗像礼司不得不承认他感到一点很淡的寂寞。
再没有那个赤发的王在各种情况下向他挑衅约架,再感觉不到那种棋逢对手路遇知己的战意与畅意。没有人和他在各种地方偶遇,走进一家酒吧多少次也看不见那个人熟悉的身影。
闲暇时他还是会去找一家酒吧坐坐,点一杯TURKEY慢慢地喝,身边的位置空着。
没有了那个人的生活像是缺失了一块的拼图,让人感觉到若有若无的遗憾与茫然。
幸好过不了多久生活又忙碌起来,绿之氏族动作频繁,黄金之王病倒了,然后莫名消失。
绿之氏族占领了御柱塔。
而宗像礼司一个人站在高处,仰视着御柱塔,头顶之上庞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有了残破。
——弑王的负担。一向稳定而完好的青之王剑,在杀死了赤之王后,终是有了破损。
他推推眼镜,眼底的神色莫测。
他独自站在高处,整个人如同一把锋利如昔的剑般气势凛然,心里没有任何一丝软弱的感情。
他就这样发动了对御柱塔的总攻,青之氏族封锁了御柱塔。
后来,他从伏见那里听说安娜被绿之氏族的人带走的消息,有意无意地安排淡岛守在御柱塔外。他明白以淡岛和赤组二把手的关系,淡岛一定不会阻拦赤组。
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安娜继任赤之王的时候,御柱塔的废墟大块大块掉落,S4的人皆向后退,只有宗像一人站在石雨之中,看着那柄刚出现的、完好的赤之王剑。
失去了生死之交,没有了与他交相辉映的赤色,青之王无论立于何地,都仿佛立于无人之境。
他旁若无人地注视着那柄熟悉又陌生的王剑,很轻很轻地哼笑了一声。
周防啊,还要我来照顾你的后辈。
然后顺理成章的,宗像放出王剑,为力不从心的新任赤王抵下绿之王的闪电攻击,这算是他对周防尊遗孤的照顾吧。
——毕竟周防用特殊的方式陪伴他那么多年。
当赤青王剑再次相对时,残破的却是青之王剑,像是宿命的轮回,也像是一个命运的玩笑。
一切结束后,小小的女孩带着与昔日相同却又不同的赤之氏族走出御柱塔,紫红色的眼眸遥遥与他相对。
宗像回视着她,目光并不带什么情绪。
他开口,以沉稳如常的声音命令s4全员拔刀向新的赤之王致敬。
众S4成员纷纷拔刀,干净的刀刃上映着如秋水般明澈的光。只有宗像站在队伍的最后,没有动,只是注视着安娜向他走来。
赤色双眸与紫罗兰色双眸对视,赤与青的氏族在身后对峙。
那是青王隐隐的考究目光,不带恶意,平静若水,像是一种审视,又像是一种怀念。
但最终还是他先移开目光。宗像到最后还是没有拔刀,而是解下了腰间的天狼星,双手送至安娜面前:“这就是杀了周防的那把剑。”
女孩垂眼看向带鞘的剑,小小的手摩挲着剑身,表情很淡:“这是他自己所希望的。我不恨你,但也不会原谅你。”
稚嫩的嗓音如是道,带着似乎看透了一切的平静和悲伤。
“这就足够了。”以平稳的嗓音那么答道,宗像微微笑了一下,抬眼望向天空,宣布了接管御柱塔的命令。
后来的那个夜晚宗像站在高处,仰头看着头顶的王剑,青色的剑早已不复往日完好。
“弑王的负担么……我接受了。”
穿着蓝色制服的高挑身影转过身去大踏步离开,他的身后,跟着同样沉默的淡岛与伏见。
凛然的青色,逐渐消失在呼啸的风里。

再后来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比如他发现白银之王到底还是没有死,比如赤之氏族已经重新振作,和青组结成联盟。
又比如他早已明白,也不会再去多想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
而他自己,也将迎来相似的命运。
这些事,他比谁都明白。
再后来的后来,他安排好一切,在一个天空是鸽子灰的落雪的日子死去。
死时回忆起生前种种,记忆如老旧电影一帧帧掠过,最终停留在他闭着眼向着他张开双臂头顶王剑摇摇欲坠的那一刻。
再来一次,他还会刺下去吗?
……会的吧。
选择不会改变,抑或命运和内心都不曾给予自己选择……他也没有给。
因为即使没有并肩之人,自己也能一个人好好活下去。
他的面容上突然显出了一种很释然的、微弱的笑意。
宗像礼司慢慢闭上双眼,世界陷入安静而温凉的黑暗。唇角有温暖的血液滑落,他向后倾倒,后背陷入柔软而冰冷的雪地。
他不会后悔。
从来不会。
命运似乎从不给我选择。而我自己也不会有其他选择。
死亡又如何,无非终焉。
生命消散,而灵魂与记忆永在世间。
亡即新生,而因果终要偿还。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