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其啸

你的幻想,将由我来实现!


正所谓爱上一个人就要爱他所爱——我爱上一方通行,我也成了终极的上条当麻厨(捂脸)


(博客封面是我本命,下拉发现奥秘)

口味很杂。

这里是同人脑洞堆积地。

综漫、原创文在晋江。
笔名同博客名。


(语死早,基本不回评论,见谅。)

【K】【周宗】久别重逢 Chapter 07 健康检查

Chapter 07 健康检查

“唉?小黑,178CM。”
深栗发色的女生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值,报出了夜刀神狗朗的身高。
她的身边,黑色长发扎成利落马尾的高挑男生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语气沉稳而隐含激动地道:“喔……终于比一言大人高了。这全是仰望着一言大人的背影努力成长的结果,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激动……”
雪染菊理看着双颊微红一脸少女情怀的夜刀神狗朗,无奈地叹了口气。
天天和小黑在一起的小白能忍受拥有这样一面的小黑并且没有讨厌校长,还真是不容易啊。
“是是,小黑。量完了就去一边站着吧,你身后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
说完,她扬声:“下一位!”
而不远处,八田美咲正露出一脸少见的踌躇不定犹豫不决的表情。
而他的身边,一如既往地跟着镰本力夫。
此时的镰本正提醒着八田:“八田桑,今天健康检查哦。接下来是身高体重,该你测身高了。”
没错,这就是超苇中学园例行的春季健康检查。
此时的八田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镰本的话语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橘色短发的少年语气有点不耐烦地大声回应道:“我知道了!我不是和平常一样吗?”
但只要周围的人向着他看一眼,立刻就能发现状似不耐的神情下明显透露出的紧张情绪。
雪染菊理发现没有人立刻上前,于是翻了翻名单,准备催促一下:“下一个……”
她看着名单上“夜刀神狗朗”之下的姓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念了出来:“……八田君?”
此时,拽着八田走近的镰本也看清楚了负责检查身高的女生的脸:“唉?雪染,你也是保健员吗?”
菊理点了点头:“是啊,接下来轮到八田君了。”
一旁的八田似乎是咬了咬牙,一脸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喂,尽管量吧!”
菊理应道:“嗯!先把帽子去掉吧。”
八田呆了呆,面上突然显示出掩饰不住的慌乱:“我、我、我一直戴着这个针织帽,它已经是我身体的一、一、一部分了!”
一旁的夜刀神狗朗微皱着眉注视着眼前的场景,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语气沉稳地开了口,脸上的神色认真而同情地劝诫道:“如果你有什么秃头的难言之隐而不能脱帽的话,可以去里面测。”
在场的众人听闻此话,都不禁面色复杂起来,忍不住将视线集中在那顶针织帽上。
全场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保持了针落可闻的氛围几秒后,八田美咲的咆哮声划破了寂静:“才不是呢!你才是秃头呢!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不好!”
橘发的少年涨红了脸,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瞪着夜刀神。
但黑色长发的少年只是当他恼羞成怒,一脸“我明白的你不用解释了我说出来是我不好”的了然,还带着些微的歉意。
幸好这种尴尬的场景没有持续几秒,从八田身后传来的男声打破了这个僵局。
伏见猿比古站在八田美咲身后,响亮地哼笑了一声,戳了昔年好友的伤疤:“难言之隐的话,应该是他那不忍直视的身高吧!从去年开始就没有长过是吧,美咲!”
八田转头看向不知何时如幽灵般出现在他背后的蓝发少年,压抑着愤怒大声发问:“猴子,你一直在我身后吗!”
伏见阴着脸回应道:“你一直在那磨磨蹭蹭,我早就不耐烦了!”
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唇角愉悦地微微勾起,毫不留情地开始揭露八田行为失常的真相,“快点把那顶掩饰身高的破帽子摘掉测身高如何?”
八田的脸上刚刚消下去一些的红色又涨了起来,此刻他似乎是真的恼羞成怒了,两颊的红色比刚才还要浓郁:“你说什么呢!才没有用来掩饰……啊!你这混蛋,帽子还给我!”
还没等八田申辩完,伏见已经动作很快地拿掉了戴在八田头上的针织帽,真相立刻暴露在了周围众人的眼皮底下。
紧接着,穿着蓝色运动服的伏见露出一脸“如我所料”的表情,愉快地笑了起来,开始挖苦八田:“哈!居然在帽子里垫了毛巾妄图以此来增高吗?!那么羞于在女性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高吗?不觉得玩这些拙劣的小把戏才更见不得人吗?”
橘发的少年瞪着他,脸红到让人有种他简直泫然欲泣的错觉。
他怒道:“你这混蛋!”手上竟隐隐有赤色的火焰出现。
而伏见对此只是眯起了眼睛,脸上的愉悦愈发的明显。他的手放在刀柄上,两人竟有一言不合随即开打的趋势。
一旁的夜刀神狗朗见势不对,立刻也将手放在刀柄上,严肃地警告了一声:“喂,不要在这里打架!”
会给一言大人带来麻烦的。
一旁的菊理见了,也连忙安慰道:“是啊,对于八田君从去年开始就一厘米都没长这种事,我一点都不关心!”
镰本力夫实在不忍心去看自家八田哥的那张大红脸了。他无力地制止道:“啊,雪染,不要若无其事地说着伤人的话!”
此时,被激将到这种程度的八田咬牙瞪着面前的伏见,恨道:“可恶,量就量!”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安慰起了反作用的雪染菊理温柔地笑了笑,指挥道:“好,八田君,在这里站好……”
八田站到了测量仪器上。伏见站到了一边。
蓝发的少年紧盯着橘发的少年,突然又幽幽地来了一句:“别踮脚。”
八田怒道:“没有踮脚!”
就在两人继续互相瞪视之时,测量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菊理注视着仪器的示数,宣布道:“八田君,166.9厘米!”
话音刚落,八田就露出了大受打击的表情:“这、这不可能!我去年还是167呢!”
雪染菊理闻言,一脸若有所思:“难道又缩回去了?”
八田不禁悲愤地大吼起来:“你才缩回去了呢!”
伏见冷笑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挤兑道:“去年多混了0.1cm吗?”
八田转眼瞪他:“我才没做那种事!”
镰本力夫来到八田身旁,无奈制止道:“差不多适可而止一点吧,八田桑,明年加油,多喝点牛奶!”
八田忍不住骂了一句:“气死我了!”


这边伏八两人又纠缠了一段时间,检查完毕的保健员菊理终于忍不住出声催促了:“磨磨蹭蹭的,其他项目的人该等急了,快一点!”
于是众人一同向下一个体检教室进发。
途中,夜刀神狗朗询问道:“下一项是什么?”
菊理回答:“我们班的话……应该是医生检查!”
镰本听罢,想了一想,“嘿嘿”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医生,哎嘿嘿~希望是个女医生。”
八田似乎是通过镰本的话联想到了什么,脸突然变得有点红,慌乱的神情一闪而逝。
他斥责道:“笨、笨蛋,你在说什么呢、呢……”
身旁的伏见用眼睛瞥了他一眼,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面上立刻浮现起不耐烦的神色:“闭嘴,DT!”
八田睁大眼睛,耳根红得几欲滴血:“你说什么!”
菊理对两人惯有的争执熟视无睹,接着解答小黑的疑问:“除了身体检查还有精神检查!”
夜刀神一脸沉思状:“哦……不只是身体,连心灵深处都要检查吗?”
各顾各地闹着,菊理带着这一群男生走到了一间教室前。
她犹疑了一下,有点不确定:“唉?是这间教室吗?”
随着她拉开门的动作,带着熟悉的京都腔的醇厚男声隐约传了出来 :
“——这个,能看见吗?”
菊理“啊”了一声,抱歉道:“好像弄错了,这是视力检测。”
紧随着的,是沉稳而略低的男声:“不,看不见。”
看清了屋子里的两人,大家都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
淡栗发色的青年穿着格子衬衫带着太阳镜坐在视力检测表的一旁,表情略显无奈,而坐在他对面的,则是穿着白色制服的深蓝发色的学生会长。他此时正摘下了眼镜将它拿在手中,看起来正在进行视力检测。
八田讶然道:“阿勒,草薙桑,你怎么在这里?”
草薙出云转头,看见站在门口一群人之中的八田美咲,态度熟稔地打了个招呼:“哦~小八田,不是健康检查缺人手吗,小世理就叫我过来帮忙。”
菊理闻言,向草薙礼貌而真诚地告慰道:“您辛苦了!超苇中学园学生太多了,医生和保健员都忙不过来。”
而夜刀神狗朗解答了“校长为何不聘请外校人员”的疑问。他的脸上隐隐有着崇敬的神色:“校长一言大人是个节俭的人,能省的经费尽量节省。”
草薙听闻此言,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惊,太阳镜后的眼睛不易察觉地睁大了:
“唉!?我是来打工的,不会没报酬吧?”
结果校长三轮一言大人的得意门生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他,回答道:“反正你也是赤部的老部员,直接被当成志愿者了吧。”
除了酒吧没有直接经济来源必须打工来填充赤部社团活动费的前辈草薙出云无力地表示:
“别说的这像一件好事一样……”
在旁边一直礼貌地沉默着注视众人寒暄的宗像礼司挑了挑眉。他用紫罗兰色的眸子注视着尚在消沉之中的草薙,毫不客气地道:“不觉得你说的太久了吗?打工也好,志愿者也好,你现在的任务是给我检查视力。撒,草薙桑,请继续。”
草薙回神,倒也没为他接近命令式的语气生气,而是接着道:“啊,那这个呢?”
他用手里的原子笔指了指视力检测表上端的一个字母。
深蓝发色的学生会长凝视了前方一瞬,斩钉截铁地回答道:“看不见。”
和八田一起站在门口的伏见处于“……”的状态。
他低声道:“室长,刚才草薙桑给你指的那个都大得像轮胎了……”说着,伏见又不禁放轻了声音,不可置信地询问道,“……你还是看不见吗?”
宗像戴上了一直拿在手中的那副眼镜,目光扫向门口,镜片隐隐反光:“哦呀,伏见君,你不也是眼镜一族吗?就视力而言,我们同病相怜。”
伏见扶了扶他戴着的黑框眼镜,实话实说:“我没室长你近视的那么厉害。”
草薙也不禁吐槽道:“视力坏到这种程度,戴上眼镜居然就能过正常生活,不如说你还真是厉害呢!”
宗像礼司的镜片上又闪过一线光芒。他勾唇露出礼貌却含着攻击性的微笑:“这就是眼镜的好处。和你那种除了装饰一无是处的墨镜比起来,意义大不相同。”
草薙出云道:“嘛,我视力很好,和室长先生您这种去掉眼镜就看不见明天的人不一样,顺便眼镜还可以增加时髦值。”
而宗像哼笑了一声,回应道:“哼,我对你这种明明不近视,却戴着彩色眼镜自以为时髦的人的心理很感兴趣呢。”
草薙摸摸鼻头,笑了几声:“哈哈,您看起来不像是会对时尚感兴趣的类型呢。”
宗像礼司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举出了自己看来最合适的例子:“前几天,我们青部的道明寺君眼睛受伤了,他似乎很喜欢受伤期间戴的眼罩,伤好了之后仍然不肯去掉眼罩,还一直说‘我的右眼疼’,这不是差不多吗?”
草薙的额头上滑下一滴汗。他无语地呻吟了一声:“呀……差远了好不好……”
宗像此时又取下了眼镜,像是想继续完成检查。听闻此言,他戏谑地道:“哦呀,你的脸都青了哦。”
菊理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她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告辞了:“那个……我们先走了……”
不然接下来的检查会来不及的,嗯。
她果断地重新拉上了眼前这间教室的门,门内隐约传来两人的对话声:
草薙无力而无奈的询问声:“你……真的看不见吗?”
而宗像礼司则是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这是我的心眼。”

PS:【健康检查篇】未完。听过学园K春季DRAMA的人大概知道我后面要写什么?总之,下一更继续。

评论

热度(25)